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阳之春博客

纵浪大化,不喜不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为什么不能皈依佛门?  

2010-08-07 23:16:05|  分类: 太阳春之人生发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为什么不能皈依佛门?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我为什么不能皈依佛门?
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

        大凡禅僧都自称为“化外之士”或“方(邦)外之人”,因为他们自觉已经出家,皈依“三宝”(指佛宝、法宝、僧宝),就跳出了三世因果报应、生死轮回之流,不再像尘世邦内之人,忧戚于自然生死了。所以,魏晋以还,世俗中人与出家僧侣结朋交友,便被称为“方外交”或“方外友”。东晋大诗人陶渊明与庐山大和尚慧远的交往就是一例著名的“方外交”。因此,我与大足县圣寿寺和尚通源的交往,亦为方外交矣。
通源所在的圣寿寺,座落在重庆市大足县宝顶山,寺下便是著名的大足石刻群,我见到他时,年仅20岁。在我看来,当今出家的大多是尘俗有烦恼之人,而他年刚及冠,身体健康正常,又何来烦恼?所以我一见到他,就动了好奇之心。
       那还是在2004年的七月上旬,我在大足县面授函授课程,一天下午没课,我便去宝顶山看石刻,乘中巴车,仅花3元钱就到了宝顶。事不凑巧,摩崖石刻群正在修缮,部分佛龛不开放,再花50元门票钱不值得,何况我已看过一次,就打算回去。刚转身,见眼前的圣寿寺,游人不多,但寺观庄严,我还从未进去过,门票5元也不贵,便买了张门票进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进入寺内,左看右看,还未看出些名堂,就见迎面走来一和尚,年既轻,脸带笑,很亲切,便上前笑问此寺来历。该和尚也很热情,便带我去寺中转去转来,由于初来乍到,人地两疏,他说了些什么我记不住,时间稍长,我倒对这小和尚有了兴趣,便伺机问道:“你这么年轻怎么也出家了呢?”他笑而未答;我又问:“你年纪轻轻就出家,耐得寂寞不?”他说:“天天读经,做功课,有什么寂寞不寂寞!”说到读佛经,我就来劲了:“你读了些什么经书?”他说:“什么经都读。”我马上又问:“你高中毕业了吧?” “什么高中毕业!我只是个小学生。”他马上回我;“那你经书读得懂么?”我紧问;“师傅教罢,教一部读一部。”我马上笑了,说:“那你恐怕没有我读得多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这时,他觉察到我也懂佛教,便邀我去他禅房看看;我觉得很希罕,这年轻和尚竟有单独的禅室,便跟他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来到大门右手边的禅房,虽小,但很干净清爽,除了睡卧之具外,最打眼的便是电脑,真令我开眼界了。他边开电脑边说,他本是四川某县的,家中人多,父母便送他出家了,法号通愿,跟着师傅学了几年,就派他来到圣寿寺游方(注:僧人为修行问道或化缘而云游四方),由于身份特殊,所以有禅房,有电话,还有电脑。他拿出名片给了我一张,上面有他的座机、手机号,还补写上电子邮箱,并修改了手机号。我也将自己身分、手机和邮箱告诉了他,还说我有日本的《大正藏》(注:即《日本大正新修大藏经》)的电子版,如需要我回家后就传给他。他高兴地说:“谢谢,要不了那么多!多了也看不完,看不懂。”说完这些,我也无心再看寺内其他景观,就想回县城去了,能认识这年轻的和尚——释通愿就够我高兴了(注:禅僧出家后都要在法号前冠以“释”字,表示自己是“释子”,即释迦牟尼之子了)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,我便与释通愿有了交往,我曾给他传过诸如电子版的《心经》《金刚经》《修行道地经》等,他也曾向我打听,有没有门路,他想考导游证;还说要到学院来找我,等等。我也坦率告诉他,没办法帮他,但我欢迎他来学院。然而,他最终没来找过我。
        2008年7月,我再次去大足县面授,这次我带上了照像机,要为释通愿拍一些照片。去了后,释通愿很高兴,带我没买票直接进入寺内,让我先在他禅房等一下,不一会儿他就兴冲冲地回来了,手中捧着一领鲜红的袈裟,说是借的,看来他早就有心了。接下,他就领着我在寺里各个景点拍照。看着红艳绝的袈裟我也心动了,但不敢披挂,只有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留影……后来,2008年,他曾电话告诉我,他已到重庆华岩寺佛学院深造了,但我没去看他。从此,我们的方外交就结束了,至今无联系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一想到我与释通愿的交往,就令我不由想起1500前的两个大诗人与一个大和尚之间的故事。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很有慧根,早在唐代禅僧之前,就非常喜欢弹无弦琴,每当酒酣耳热之际,他就取出一把没有琴弦的琴来,煞有介事地为朋友演奏,口里还振振有词地说:“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声!”真令人非夷所思;陶渊明还采用佛门禅修的“心远”之法,在喧闹的市朝中淡泊心境,安定心神,众所周知的陶诗《饮酒》之五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弦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”就是这种禅修心法的诗意表述。由于这一切都发生在禅宗初祖菩提达摩来到中国之前。所以,后世人们就不断评价陶渊明的一些诗文含佛理,有禅意,“皆寓意高远,盖第一达摩也。” “达摩未西来,渊明早会禅”等等。
        陶渊明的思想行为,引起了他身边的一个大和尚的注意,这就是当时引领东晋之世文化思想潮流的第一流人物——庐山高僧慧远。慧远当时正集合了道俗奉佛人士123人(其中有好几个是陶渊明的亲戚朋友),组建起中国佛教史上的第一个社团“白莲社”(简称“莲社”),他们要以虔心念佛的方式(即口号“南无阿弥陀佛”),祈愿死后往生西方“西方极乐世界”( 即佛国、净土),以求永远逃出生死轮回之苦。(注:后世中国社会下层百姓十分奉持的“阿弥陀佛国”信仰,即因此而第一次高涨,慧远也因此被称为“莲宗初祖”)。然而,当慧远邀请陶渊明加入莲社时,陶渊明却推辞说,“我这人一生好饮酒,受不了不喝酒的约朿。若允许我喝酒,就到庐山上加入你们的白莲社。”没想到慧远竞同意放宽戒律,破例让他入社后仍可饮酒。但是,陶渊明最终还是未能加入莲社,据说是他上山后,看了看,眉头一皱,扭头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陶渊明为什么会临时退却,皱眉而去呢?或许从这样一件事看出原因。刘遗民是陶渊明的好朋友,曾做过柴桑县令,后来退出做了个是清心寡欲的佛门居士,成了慧远莲社的积极拥戴者。当日,刘遗民也曾邀请过陶渊明去做个不出家的佛门清修居士,但仍被陶渊明拒绝了,其理由是:他很挂念自己的妻子和五个儿女,以及亲旧好友,所以他不忍心离开他们去清心寡欲地孤居独处。这就是陶诗《赠刘柴桑》中所说的“山泽久见招,胡事乃踌躇?直为亲旧故,未忍言索居”的意思。尽管如此,后世佛门仍把陶渊明列入“不入莲社的高贤”之一。
        谢灵运(385年-433年)是中国山水诗的创始人,也是与陶渊明(365年—427年)基本同时的晋宋间的大名士,他自幼客居佛寺,故称“客儿”,及长,袭封康乐公。谢灵运一生虽负才傲物,汲汲于功名利禄,最后死于非命,但他深研经藏,通晓佛理,又崇拜慧远(334年-416年),曾为慧远做过很多佛事功德,写过不少蕴含佛理的诗文。然而,当慧远成立莲社,他要求加入时,却被慧远拒绝了,理由是他“心乱”(一说“心杂”)。

        我讲以故事是什么意思?我想说,我研究陶渊明与佛教之关系多年了,凭此我既提升了自己的专业水平,也让我功成而名就。然而,我至今也未皈依佛门,奉持“三宝”,最多与释通愿做了一回“方外交”,何邪?沉吟细思,以陶、谢二人为参照,我想原因不外有二:一是念“亲旧”,如陶渊明一样,始终忘怀了自已的亲人故友;二是“心乱”,一如谢灵运一样,虽研佛理,但始终不能免俗,忘怀不了功名与利禄,虽然对于蝇头小利,倘能不屑一顾,但当大名大利到来时,能于心不动,于心不乱?扪心自问,难矣。既然如此,我若为佛弟子,那也只是个口是心非的假弟子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至于我为什么也不孜孜以求“西方阿弥陀佛国净土”呢?理由更简单,因为我知道,其实任何大和尚——大德高僧也都清楚,所谓“佛国”“涅槃”“极乐世界”,全都是“空无所有”的“假有”“幻像”,都是佛陀世尊——释迦牟尼为诱导世愚皈依佛门的方便说教。不是这样吗?《金刚经》中的著名“四句偈”就如是说:“一切有为法,如露亦如电,如梦幻泡影,当作如是观。”(注:法,此指宇宙间所存在的精神与物质)《般若波罗蜜心经》的著名“十六字偈”也如此说: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;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”(注:色,此指一切可见、不可之物质)
        所以,依佛门说,唯一可靠的办法就是要修养自心,使其清净,看空一切,进而“明心见性,见性成佛”,即所谓 “我心即佛,佛即我心”,那时,佛国、净土、涅槃就全装在我心中了。可惜的是,身处物欲横流的我,要做到心“空”或“空”心,何其难矣!你我辈,恐怕修行几世、几十世都不行。
若要问我的“方外友”——释通愿能在佛家道路上走多远呢?从我过去的接触看,他最多能成就一位形式上剔发除须,身披袈裟,接受过出家戒律的“世俗僧”;不过,释通愿而今所在的重庆华岩寺佛学院,是一所国家承认的高级佛学院,应有不少大德高僧居其中,倘若释通愿能因此沉潜研究,平息“乱心”,剔除俗累,日后成为一位深黯佛理的“胜义僧”也未可知。
        合掌,南无阿弥陀佛!
        难道多年的佛学研究对我没有一点影响?那也不是。表面看来,佛教及禅宗思想很神秘,不可思议,充满矛盾,但其教义、教规却贯穿着一个极为朴素、简单的弃恶向善的思想倾向(这也是世界三大宗教所共有的、为古今社会所接纳的倾向),这就是佛经《阿含经》卷一所述的“十六字偈”:
 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。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
       我想,做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,这也应该是个人今后的基本人生倾向。换用佛门弟子的发愿宣誓语来说,就是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尽形寿,诸恶莫作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尽形寿,众善奉行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尽形寿,自净其意!

我为什么不能皈依佛门?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
我为什么不能皈依佛门?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 
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
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
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
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
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 
我为什么不能皈依佛门?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 

 我与大足圣寿寺释通愿的“方外交”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