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阳之春博客

纵浪大化,不喜不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围炉夜话》《幽梦影》选粹  

2011-01-10 18:44:13|  分类: 大阳春之传统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围炉夜话》《幽梦影》选粹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   《围炉夜话》导读
   《围炉夜话》,清代王永彬著,分为二百二十一则,以“安身立业”为总话题,分别从道德,修身,读书,安贫乐道,教子,忠孝和勤俭等十个方面,揭示“立德,立功,立言”皆以“立业”为本的深刻含义。近代以来,其书影响颇大,与明人洪应明写的《菜根谭》,陈继儒写的《小窗幽记》并称“处世三大奇书”, 是中国古典文学宝库中的精华之作,更是中国人修身养性必读的佳作。它不但可以开阔读者的视野,还可以让我们多方位、多角度地了解中华民族源远流长、内容丰富的传统文化,极具教育意义和收藏价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  围炉夜话,寒夜围炉,田家妇子之乐也。顾篝灯坐对,或默默然无一言,或嘻嘻然言非所宜言,皆无所谓乐,不将虚此良夜乎?余识字农人也。岁晚务闲,家人聚处,相与烧煨山芋,心有所得,辄述诸口,命儿辈缮写存之,题曰围炉夜话。但其中皆随得随录,语无伦次且意浅辞芜,多非信心之论,特以课家人消永夜耳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倘蒙有道君子惠而正之,则幸甚。

   博学笃志,切问近思,此八字,是收放心的工夫。
   神闲气静,智深勇沉,此八字,是干大事的本领。

   薄族者,必无好儿孙。薄师者,必无佳子弟。吾所见亦多矣。
   恃力者,忽逢真敌手。恃势者,忽逢大对头。人所料不及也。

   饱暖人所共羡,然使享一生饱暖,而气昏志惰,岂足有为饥寒人所不甘。然必带几分饥寒,则神紧骨坚,乃能任事。

   不镜於水而镜於人,则吉凶可监也。
   不蹶於山而蹶於垤,则细微宜防也。

   把自己太看高了,便不能长进。
   把自己太看低了,便不能振兴。

   贫贱非辱,贫贱而谄求於人者为辱。
   富贵非荣,富贵而利济於世者为荣。

   贫无可奈,惟求俭。
   拙亦何妨,只要勤。

   富不肯读书,贵不肯积德,错过可惜也。
   少不肯事长,愚不肯亲贤,不祥莫大焉。

   富贵易生祸端,必忠厚谦恭,才无大患。
   衣禄原有定数,必节俭简省,乃可久延。

   凡遇事物突来,必熟思审处,恐贻後悔。
   不幸家庭衅起,须忍让曲全,勿失旧欢。

   大丈夫处事,论是非不论祸福。
   士君子立言,贵平正尤贵精详。

   观朱霞悟其明丽,观白云悟其卷舒,观山岳悟其灵奇,观河海悟其浩瀚,则俯仰间皆文章也。
   对绿竹得其虚心,对黄华得其晚节,对松柏得其本性,对芝兰得其幽芳,则游览处皆师友也。

   耕所以养生,读所以明道,此耕读之本原也,而後世乃假以谋富贵矣。
   衣取其蔽体,食取其充饥,此衣食之实用也,而时人乃藉以逞豪奢矣。
  
   看书须放开眼孔。
   做人要立定脚根。

   俭可养廉,觉茅舍竹篱,自饶清趣。
   静能生悟,即鸟啼花落,都是化机。

   气性不和平,则文章事功,俱无足取。
   语言多矫饰,则人品心术,尽属可疑。

   志不可不高,志不高,则同流合污,无足有为矣。
   心不可太大,心太大,则舍近图远,难期有成矣。

   忠实而无才,尚可立功,心志专壹也。
   忠实而无识,必至偾事,意见多偏也。

   常存仁孝心,则天下凡不可为者,皆不忍为,所以孝居百行之先。
   一起邪淫念,则生平极不欲为者,皆不难为,所以淫是万恶之首。

   财不患其不得,患财得而不能善用其财。
   禄不患其不来,患禄来而不能无愧其禄。

  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,所以人不可无也。
   一恕字是接物之要,所以终身可行也。

   有才必韬藏,如浑金璞玉,然而日章(彰)也。
   为学无间断,如流水行云,日进而不已也。

   友以成德也,人而无友,则孤陋寡闻,德不能成矣。
   学以愈愚也,人而不学,则昏昧无知,愚不能愈矣。

   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,然人欲既胜天理或亡。
   故有道之士,必使饮食有节,男女有别。

   无财非贫,无学乃为贫。无位非贱,无耻乃为贱。
   无年非夭,无述乃为夭。无子非孤,无德乃为孤。

《围炉夜话》《幽梦影》选粹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
   《幽梦影》导读
   《幽梦影》,清人张潮著。张潮(1650~?)字山来,号心斋, 安徽歙县人,清代文学家、小说家,刻书家。其著名的作品包括《幽梦影》《花鸟春秋》《心斋聊复集》《补花底拾遗》《花影词》等。又辑有明末清初各家文集中类于传奇文者为《虞初新志》20卷。
   《幽梦影》是一部随笔体格言小品文集,以清新、浅近的文字辑录了二百多条对人生的领悟和对自然的静赏。篇幅不长却包罗万象:为人处世、心性修养、日月星辰,四季更替,天上地下、行云雨露、花鸟草木、湖光山色,无一不囊括其中,令人回味无穷。作者用幽静的态度去观察人生与自然,笔触优美,如幽人,如梦境,如影随身,如破人梦中呓语,警醒世人之心,处处漾溢着作者对生活的高尚情趣和美好感受。作品文笔优雅洒脱,以高度凝炼的诗化笔触,讴歌自然、净化心灵,表现出对大自然湖光山色的无比热爱和对生活馈赠的无限珍惜。看似信手拈来,娓娓侃谈,实其深蕴理趣,令人遐思,实在是一部充滿丽词醒語的趣书、隽书。

    天下有一人知己,可以不恨。不独人也,物亦有之。如:菊以渊明为知己,梅以和靖为知己,竹以子猷为知己,莲以濂溪为知己,桃以避秦人为知己,杏以董奉为知己,石以米颠为知己,荔枝以太真为知己,茶以卢仝、陆羽为知己,香草以灵均为知己,蓴鱸以季鹰为知己,蕉以怀素为知己,瓜以邵平为知己,鸡以处宗为知己,鹅以右军为知己,鼓以禰衡为知己,琵琶以明妃为知己。一与之订,千秋不移。若松之于秦始,鹤之于卫懿,正所谓不可与作缘者也。

    为月忧云,为书忧蠹,为花忧风雨,为才子佳人忧命薄,真是菩萨心肠。

    花不可以无蝶,山不可以无泉,石不可以无苔,水不可以无藻,乔木不可以无藤萝,人不可以无癖。

    春听鸟声,夏听蝉声,秋听虫声,冬听雪声;白昼听棋声,月下听簫声;山中听松声,水际听欸乃声,方不虚生此耳。

    赏花宜对佳人,醉月宜对韵人,映雪宜对高人。

    对渊博友,如读异书;对风雅友,如读名人诗文;对谨飭友,如读圣贤经传;对滑稽友,如阅传奇小说。

    楷书须如文人,草书须如名将,行书介乎二者之间。

    少年人须有老成之识见,老成人须有少年之襟怀。

    昔人云:“若无花月美人,不愿生此世界。”予益一语云:“若无翰墨棋酒,不必定作人身。”

    艺花可以邀蝶,纍石可以邀云,栽松可以邀风,贮水可以邀萍,筑台可以邀月,种蕉可以邀雨,植柳可以邀蝉。

    假使梦能自主,虽千里无难命驾,可不羡长房之缩地;死者可以晤对,可不需少君之招魂;五岳可以卧游,可不俟婚嫁之尽毕。

    少年读书,如隙中窥月;中年读书,如庭中望月;老年读书,如台上玩月。皆以阅历之浅深,为所得之浅深耳。

    女子自十四、五岁,至二十四、五岁,此十年中,无论燕、秦、吴、越,其音大都娇媚动人;一赌其貌,则美恶判然矣。

    目不能识字,其闷尤过于盲;手不能执管,其苦更甚于哑。

    春雨如恩詔,夏雨如赦书,秋雨如輓歌。

    十岁为神童,二十、叁十为才子,四十、五十为名臣,六十为神仙,可谓全人矣。

    武人不苟战,是为武中之文;文人不迂腐,是为文中之武。

    文人讲武事,大都纸上谈兵;武将论文章,半属道听途说。

    凡花色之娇媚者,多不甚香;瓣之千层者,多不结实;甚矣全才之难也。兼之者,其惟莲乎?

    月下听禪,旨趣益远;月下说剑,肝胆益真;月下论诗,风致益幽;月下对美人,情意益篤。

    有地上之山水,有画上之山水,有梦中之山水,有胸中之山水。地上者,妙在邱壑深邃;画上者,妙在笔墨淋漓;梦中者,妙在景象变幻;胸中者,妙在位置自如。

    抄写之笔墨,不必过求其佳,若施之縑素,则不可不求其佳;诵读之书籍,不必过求其备,若以供稽考,则不可不求其备;游历之山水,不必过求其妙,若因之卜居,则不可不求其妙。

    藏书不难,能看为难;看书不难,能读为难;读书不难,能用为难;能用不难,能记为难。

    求知己于朋友,易;求知己于妻妾,难;求知己于君臣,则尤难之难。

    有工夫读书,谓之福;有力量济人,谓之福;有学问着述,谓之福;无是非到耳,谓之福;有多闻、直、谅之友,谓之福。

    人莫乐于闲,非无所事事之谓也。闲则能读书,闲则能游名胜,闲则能交益友,闲则能饮酒,闲则能着书。天下之乐,孰大于是?

    《水滸传》是一部怒书,《西游记》是一部悟书,《金瓶梅》是一部哀书。

     读书最乐,若读史书,则喜少怒多。究之,怒处亦乐处也。

     宜于耳復宜于目者,弹琴也,吹簫也;宜于耳不宜于目者,吹笙也,擪管也。

     我不知我之生前,当春秋之季,曾一识西施否?当典午之时,曾一看卫玠否?当义熙之世,曾一醉渊明否?当天宝之代,曾一睹太真否?当元丰之朝,曾一晤东坡否?千古之上,相思者不止此,数人则其尤甚者,故姑举之,以概其余也。

     凡事不宜刻,若读书则不可不刻;凡事不宜贪,若买书则不可不贪;凡事不宜痴,若行善则不可不痴。

     文名,可以当科第;俭德,可以当货财;清闲,可以当寿考。

     不独诵其诗读其书,是尚友古人;即观其字画,亦是尚友古人处。

     无益之施舍,莫过于斋僧;无益之诗文,莫甚于祝寿。

     酒可以当茶,茶不可以当酒;诗可以当文,文不可以当诗;曲可以当词,词不可以当曲;月可以当灯,灯不可以当月;笔可以当口,口不可以当笔;婢可以当奴,奴不可以当婢。

     胸中小不平,可以酒消之;世间大不平,非剑不能消也。

     不得以而諛之者,宁以口,毋以笔;不可耐而骂之者,亦宁以口,毋以笔。

     多情者必好色,而好色者未必尽属多情;红顏者必薄命,而薄命者未必尽属红顏;能诗者必好酒,而好酒者未必尽属能诗。

    梅令人高,兰令人幽,菊令人野,莲令人淡,春海棠令人艷,牡丹令人豪,蕉与竹令人韵,秋海棠令人媚,松令人逸,桐令人清,柳令人感。

    物之能感人者:在天莫如月,在乐莫如琴,在动物莫如鹃,在植物莫如柳。

    所谓美人者: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。吾无间然矣。

   有山林隐逸之乐,而不知享者,渔樵也,农圃也,緇黄也;有园亭姬妾之乐,而不能享、不善享者,富商也,大僚也。

   五色有太过,有不及,惟黑与白无太过。

    阅《水滸传》,至鲁达打镇关西,武松打虎,因思人生必有一桩极快意事,方不枉在生一场;即不能有其事,亦须着得一种得意之书,庶几无憾耳。

    春风如酒,夏风如茗,秋风如烟,冬风如姜芥。

    鸟声之最佳者:画眉第一,黄鸝、百舌次之。然黄鸝、百舌,世未有笼而畜之者,其殆高士之儔,可闻而不可屈者耶。

    不治生产,其后必致累人;专务交游,其后必致累己。

善读书者,无之而非书:山水亦书也,棋酒亦书也,花月亦书也。善游山水者,无之而非山水:书史亦山水也,诗酒亦山水也,花月亦山水也。

    园亭之妙在邱壑布置,不在雕绘琐屑。往往见人家园亭,屋脊墙头,雕砖鏤瓦。非不穷极工巧,然未久即坏,坏后极难修葺。是何如朴素之为佳乎?

    清宵独坐,邀月言愁;良夜孤眠,呼蛩语恨。

    胸藏邱壑,城市不异山林;兴寄烟霞,阎浮有如蓬岛。

    多情者,不以生死易心;好饮者,不以寒暑改量;喜读书者,不以忙闲作輟。

   “情”之一字,所以维持世界;“才”之一字,所以粉饰乾坤。

    有青山方有绿水,水惟借色于山;有美酒便有佳诗,诗亦乞灵于酒。

    人则女美于男,禽则雄华于雌,兽则牝牡无分者也。

    天下无书则已,有则必当读;无酒则已,有则必当饮;无名山则已,有则必当游;无花月则已,有则必当赏玩;无才子佳人则已,有则必当爱慕怜惜。

    貌有丑而可观者,有虽不丑而不足观者;文有不通而可爱者,有虽通而极可厌者。此未易与浅人道也。

    贫而无諂,富而无骄,古人之所贤也;贫而无骄,富而无諂,今人之所少也。足以知世风之降矣。

    傲骨不可无,傲心不可有;无傲骨则近于鄙夫,有傲心不得为君子。

    镜中之影,着色人物也;月下之影,写意人物也;镜中之影,鉤边画也;月下之影,没骨画也;月中山河之影,天文中地理也;水中星月之象,地理中天文也。

    能读无字之书,方可得惊人妙句;能会难通之解,方可参最上禅机。

    才子遇才子,每有怜才之心;美人遇美人,必无惜美之意。我愿来世托生为绝代佳人,一反其局而后快。

    居城市中,当以画幅当山水,以盆景当苑囿,以书籍当朋友。

    古人云:“诗必穷而后工”,盖穷则与多感慨,易于见长耳。若富贵中人,既不可忧贫叹贱,所谈者不过风云月露而已,诗安得佳?苟思所变,计惟有出游一法。即以所见之山川风土物产人情,或当疮痍兵燹之余,或值旱潦灾祲之后,无一不可寓之诗中。借他人之穷愁,以供我之咏叹,则诗亦不必待穷而后工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