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阳之春博客

纵浪大化,不喜不惧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北大众相  

2012-06-24 11:10:37|  分类: 高校视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北大师生众相 - 太阳之春 - 太阳之春博客

 (题图正中为钱理群先生)

北大师生众相

【博主按】北大、清华,无疑是当代中国绝大多数学生向往的圣地,其真实相如何呢?今有民间学人于仲达曾在北大中文系、哲学系和宗教学系旁听四年(2007—2011),其后于 2011年8月写成《北大偷学记》一书,较为真切地记录了他在北大四年对其人文学科的所见所闻和所感。现摘录书中部分描述,以飨博友,管窥一般。

 

《北大偷学记·前言》——于仲达自述:

北大是一个很好的思想平台,你可以在里面自由熏陶,自由听课,深入的思考,渐渐地,你的精神状态里就被激发了出来。以前和不少人的看法一样,我也在不自觉地拿“五四”时期的北大批评“北大失精神”,应该说,是有一些道理的。每个时代都有自己要直面的问题,“五四”时期的北大承担了民族兴亡的责任,让知识分子大放光彩。然而,凡事要务实理性的思考……如果盯着别人的缺点,你很难进步;如果抱着“窃火煮肉”的心态学习,你就会获益匪浅。

 

在北大教授群体里,有一些独异的学者。先从北大哲学系的先生开始,叶曼先生浑然天成,尽显人生智慧;陈鼓应先生颇具道家风骨,激情飘逸;楼宇烈先生一身古风,参透禅境;王博先生,哲学天才,幽默诙谐;余敦康先生潇洒飘逸,玄味十足;周学农先生语透禅机,颇似高僧;李四龙先生机智诙谐,浑身透脱;朱良志先生,才华与悟性齐飞;杨立华先生俨然现代儒者,醒觉担当;张学智先生厚德载物,体用一源;张祥龙先生中西合璧,传承远古;何怀宏先生的厚重深思。

再说北大中文系系的先生,李零先生特立独行,钱理群先生激越回荡,高远东先生精谨缜密,吴晓东先生温文尔雅,钱志熙先生淡定悠远,王风先生隐逸沉潜,常森先生诗情充沛;

再说北大历史系系的先生,阎步克的渊博,罗志田的学识;北大东语系王邦维先生的佛学研究旁征博引、贯通中西、妙语连珠、风趣幽……
  就听课内容而言,陈鼓应先生的道家哲学原著研究,楼宇烈先生的佛教哲学专题和中国哲学专题,王博先生的庄子研究和中国哲学名著概论,余敦康先生的魏晋玄学,王中江先生的先秦哲学研究、近代中国哲学,杨立华先生的《四书》精读,周学农先生的中国佛教史、《坛经》专题和《肇论》,姚卫群先生的印度佛教史和《中论》研究,李四龙先生的《华严经》专题,张学智先生的宋明理学和阳明心学,张祥龙的中西哲学比较,李超杰先生的哲学与人生、西方现代哲学,朱良志先生的中国美学专题,李猛先生的中西伦理学比较,何怀宏先生的文学与伦理,吴飞先生的奥古斯丁《上帝之城》研究,吴玉萍女士的基督教与中国文化、《圣经导读》、路加福音专题研究,钟志邦先生的信仰与理性,陈廷忠先生的《圣经》研究,高远东先生的鲁迅研究、周作人问题研究,李零先生的《论语》专题,黄子平先生的鲁迅研究、张旭东先生的鲁迅研究、王风先生的周氏兄弟研究,吴晓东先生的沈从文研究、中国现代小说研究,曹文轩先生的文学的艺术问题、小说的艺术,常森先生的先秦诸子十讲,陈晓明先生的当代小说经典文本分析,陈平原先生的百年中国文学研究,朱青生先生的艺术史,阎步克先生的中国古代史等,赵白尘先生的传记文学研究,赵桂莲女士的俄罗斯文学研究,都让我有收获。
  除了北大教授讲课以外,一些在北大开设讲座的学者和名家也给我不少启示,莫尔特曼(Jurgen Moltmann)先生讲“时代危机中的生命文化”,叶曼先生的《道德经》系列讲座,台湾圣玄法师主讲“佛教的生命关怀”,净慧法师讲 “生活禅”,杨曾文教授讲“苏东坡与禅僧的交游讲座”,台湾大学哲学系主任孙效智先生的生命教育,台湾李志夫先生讲印度部派佛教,方立天先生的中国佛教哲学,王邦维先生主讲的“天下之中”与“日中无影”,汤一介先生主讲“儒学中的普遍价值问题”,明贤法师讲“生存与信仰”,恒实法师讲佛教与科学,徐小跃先生讲“儒释道与中国传统文化”,郭耀华先生讲《金刚经》,潘宗光先生讲解《心经》,单中谦先生讲“庄子与金融”,鲍鹏山先生讲孔子,汪晖先生讲“东西之间的西藏问题”,梁文道先生讲“知识分子的关怀”,孙郁先生讲“鲁迅的美学”,还有一些著名作家的讲座,以及北大国学社、北大禅学社、北大宗教哲学研究会、北大五四文学社的系列活动都丰富了我的视野。
  从实际听课,课堂讨论问题,到实际接触交流,北大教授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:一是学识渊博,专业的治学精神,高度自觉的学术追求,有情怀有襟怀,不会游谈无根,这是少数优秀学者;一是为了学术而学术,学术是职业,没有独特的建树,既无激情也无热情,这类有一些;还有一些学者,也做学术,可是为的是学术背后的利益与虚幻的光环,扮酷唬人,思想浅陋,没有觉悟,却自认“导师”,误导众生。从对待人的态度而言,北大教授里既有慈悲、宽容、善良的,也有冷漠、冷淡、势利的。众生百态,让人大开眼界。

北大学生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:一是思想比较独立,有才华有激情,大都有自己的一套见解,不人云亦云;二是有理想,比较单纯,内心很执着很有毅力,较少功利主义的色彩;三是某些北大学生存在思想不圆融,缺乏历练,任性、傲慢、却又缺乏竞争。从小在学校里面被灌输的教育是要成为国家的栋梁,要做大事,成为社会瞩目的精英,具有完美主义情结,只知天下之大而不知天下之小,害怕承受失败的结局;他们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是幸福的,一旦遭遇挫折心理失去平衡,不知道如何安抚内心的冲动与创伤,个别极端的甚至走向理智消沉激情湮灭。这样极端张扬的性格在“五四”时期是时代的领军人物,但是在一个注重实际的和平年代,弄不好很有可能沦为庸人。也就是说,虽然思想和智力上有明显优势,往往不屑做小事情,批判意识过浓,太重自我,藐视普通人,很难适应恶劣的生存环境,拒绝调整自己看待社会的视角。
  北大学生不好一概而论,因人而论,比较合适。北大毕业的学生优秀的出类拔萃,平庸的沦为庸人,反差太大。北大人是多元的,谁也不敢说自己就是代表北大,深入基层体察社会的北大人同样也不少见。
  北大学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,在精神上真正立了自己,回归到清静的本心,恢复了心灵的柔软…。具体一点来说,以前我太爱文学,从而局限了自己的思考。通过学习国学和历史,了解中国传统文化,也更能了解我们的社会,看问题更全面了,自身自然得到提升。与一流学者——尤其是有思想家气质的学者“结缘”,是一种提高自己趣味与境界的“捷径”。与北大教授零距离靠近,无疑提升了我的精神视野。不仅仅是增加了知识,而且对自我、世界、生命有了新的理解。我在S城学的是“技”,而这个是“道”。我在北大学国学以后,之后心态变得平和多了,做事情不再浮躁,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了操控自己的定力。雨果临终前有句遗言是:人生便是白天与黑夜的抗争!我深深明白,生活并不全是抗争。只有在一种张力之中,生命的价值才会有很大的展现!
  北大诸师深入浅出的讲课艺术,特别是先生们开阔的精神视野、切入问题的方式、严密的逻辑论述,都让我受益匪浅。也是在此期间,我养成了良好的习惯,就是泡图书馆,冯友兰、汤用彤、张岱年、汤一介、熊十力等学术大家的书,为我钟爱。

 

2011-06-28《新京报》摘录《北大偷学记:一个民间学人的北大三年》中部分内容,以飨读者。


  学者 陈平原 “一九饿七年”
  陈平原:1954年生于广东潮州。现为北京大学教授、中文系主任、博士生导师。出版有《千古文人侠客梦》、《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》等著作。  

在北大,操一口潮汕普通话的陈平原,能把1927年说成“一九饿七年”,却挡不住学生蹭课的兴趣。
  跨校的、跨专业的、跨学科的,常常坐满一屋子,小教室要换做大教室,正点来的,很可能只有窗台和地板坐了。这位先生不但知识广博,台风好,还对旁听生很关注。

知识广博,因为陈平原爱读书,数十年来“将读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”。作为北大首批文学博士,他在北大现代文学专业开山鼻祖王瑶的私淑弟子里,也以“文气”著称。
  陈平原追求一种“学者的人格”,在广州演讲时批评目前的中国大学“越来越像官场”,公开反对一流学者当校长,以表明自己“为学术而学术”的主张。
  他并不欣赏积极干预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,认为即使学者关心政治,也是出自这种人间情怀而非社会责任。
  “读书人应学会在社会生活中作为普通人凭良知和道德“表态”,而不过分追求“发言”的姿态和效果。”陈平原如是说。
  在陈平原“中国文学研究百年”的第六讲里,鲁迅作为“有思想的文学家”的形象被重构了,批判和启蒙色彩被淡化了,转为平静书斋里的文史学者。
  有人说,这或许隐隐寄托着陈平原自己的向往,躲进书斋,不问世事,享受学问的乐趣。像周作人一样,他在学术著述之余,坚持写散文小品,寄情山水,只在这有限的园地里宣泄自己对社会人生的思考和感悟。
  激情 钱理群 手舞足蹈,头上冒蒸汽


  钱理群:男,1939年生于四川重庆。人文学者,鲁迅、周作人研究专家。著有《心灵的探寻》、《周作人传》、《1948:天地玄黄》等。
  手舞足蹈,头上冒着蒸汽,纷纷扬扬的粉笔灰落满全身,和流出的汗混在一起。
  黑板擦攥在左手,粉笔捏在右手,双手不时在空中舞划着
  这是很多学生能回忆起钱理群的激情演讲画面。学生说他是“一个激情燃烧者”,声音有种魔力,能产生“催眠效果”。
  这种激情未受时间影响,他爱描述“鲁迅式”知识分子,给22届学生连续讲了17年的鲁迅,从1985年到2002年正式退休,其中还不包括给研究生开设的鲁迅、周作人研究的专题课。早在1960年大学毕业后,他在贵州下放的18年,就写下了一两百万字的鲁迅研究札记。
  他从鲁迅身上读到了“民间立场”的批判意识、“反抗绝望”的激情和“对学院派文化脱离现实”的反感。这与钱理群本身的精神世界相呼应。他社会经历丰富,如今虽然身居学院,但“不追求永久的学术价值”,因此对北大的硕士、博士过于学院化的教育很失望。他热爱的鲁迅研究是生命化研究,推崇的教育是生命化教育。
  有言论认为,激情带来的过分融入,显得有些“极端”、“躁动”。过分的启蒙姿态,也难免不够客观。而激情钱理群身上“不说白不说,说了也白说,白说谁不说”的执著精神,给后学者的启迪在于启蒙了什么不重要,关键在于怎么启蒙。
  悲悯 何怀宏 温和得很,从不批评
  何怀宏:1954年生于江西,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。主要学术著作有《良心论》、《世袭社会及其解体》、《底线伦理》、《道德·上帝与人》等。
  住在密云水库边的何怀宏,喜欢发呆和走路,除了思考人类的终极问题,每天他还要快走30公里。不论何时,沉浸在思想里,他便马上进入了完全的宁静。
  学生们读完他深沉的哲学著作《人类最悲惨的思想》,心生敬畏,不料先生本人却温和得很,从不批评学生。
  其人讲课语速缓慢,身材硬朗,一头棕发,经常有学生猜测,他的军旅经历是不是给他带来了点什么,因为在他的眼神里,威严和宽厚交织。
  作为“69届初中生”, 何怀宏当过钣金工、翻砂工,还做过更生灯泡,1972年底去塞外当兵,1978年上“五七”干校,他是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长大的一批人,这种生命体验让他格外关注鲁迅和俄罗斯文学。
  研究鲁迅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们,需要坚韧的灵魂承受力。比如鲁迅本质上是反快乐主义的,能承受精神的痛苦,特别能承受残酷的灵魂考验,有过基层体验的何怀宏在他们的品格中读到了与自己相似的悲悯。
  他花了大量的时间研究陀思妥耶夫斯基,认为陀氏有一种可贵的问题意识,把时代、永恒、信仰和社会都结合起来了,里面有最切实的社会理论、政治哲学,同时也有宗教信仰和精神渴望。
  何怀宏除了审痛,也不缺乏感受爱的能力,在鲁迅这个典型上,他特意把鲁迅与耶稣相比。认为鲁迅是用尘世逻辑出发,主张改造国民性,而耶稣却是以最终彼岸为归宿,以爱感召人类。
  他认为,今天的中国需要的是坚定的温和者。最优秀的德性大概是坚韧激情更多地表现为长期沉潜的功夫,而不是一时的兴奋和张扬。


  周学农 “不问则可,问则写”

(北大佛教与道教教研室副教授)
  

一次佛教史课,有学生交期末作业,一张白纸而已。交时目光如炬,镇定自若曰:“一切是空,故交白纸。”学农师曰:“一切皆空,原应不交。”某学期禅宗专题课,“农哥”布置大家做文章一篇,充作期末考察。一学生给老师发来一幅图画以充作业。“农哥”回信三个字:“收到了。”哪知同学学禅不到家,过了几天不能放下,给老师复信:“周老师,不知道我的作业行不行?”“农哥”答道:“不问则可,问则写。”
  高远东 用音乐来演绎鲁迅
    (北大中文系教授)
  2008年5月6日这节鲁迅研究课上,高先生请来了交响乐家王西麟先生现场用音乐来演绎鲁迅的作品。王先生经历坎坷,富有激情,他分别放了三首自己谱写的纪念鲁迅的音乐:黑衣人歌里,古老、蛮荒、神秘、恐怖;《过客》的配乐,凄风冷雨,毛骨悚然;第五交响曲,深情、愤懑……时时感受到一种抗争和冲突,特别是《铸剑》中的那种殊死搏斗的精神。由此可见,高先生推崇鲁迅先生身上的那种生命的强力。

  
  李零: “玄牝”何解?
    (北大中文系教授)
  李先生拿着各种版本的《老子》,开始讲课。

 “玄牝之门,天地之根。”李零讲“牝”字,讲得很“黄”,他认为牝是“牛X”,并引用《肉蒲团》中的描写场面,当说到“男女之事不可不勤也”,“阴阳交欢”、“牛X”之时,围坐的学生都笑了。两个紧靠李先生坐着的女生,直直地盯着他,合不拢嘴地笑着。
  李零讲老子,集学术、见识和幽默于一体,时常惹人发笑。
  
  陈晓明 中国的立场
   (北大中文系教授)
  有一次,陈晓明和杜维明对话。杜维明提出,西方学者都有“知识谱系”,中国当代学者是没有“知识谱系”的。此时,陈晓明再也无法顾及他经营了多年的西方“知识谱系”,转而主张“中国的立场”和“中国的方法”了。部分语录摘录如下:
  韩寒是“80后”中少有的有创造力的人物。
  郭敬明是他们这代人内心经验深刻的体验者和表达者。

 

杨立华 圣人的生平

(北大哲学系副教授)
  

杨立华如是说:
 以上就是孔子作为一个圣人的生平,请不要用各种浅薄、丑陋的心态去竭力丑化孔子,作为一个现代人,这样做只能显示你自己的内心有多肮脏。否定圣人的存在只是内心软弱无力的表现。

 

我这个人非常随和,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某些人想尽一切办法侮辱孔子。有一个朋友和我交往七八年,仅仅在一次吃饭的时候他用轻蔑的语气侮辱孔子,我就因此和他绝交了。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